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彩经网:2019-07-10–懂懂日記

排列五和值走势图300期 www.irxiyr.com.cn 2019-07-10

原創: 懂懂贊賞 懂懂日記
那年,我哥在安哥拉。

隊醫。

我在南非,既然都走到南非了,就順路去找他玩一圈。

那時,剛有蘋果4這個概念。

我哥提議,讓我從南非買幾部蘋果4,帶標簽,帶發票,然后拿給他……

我也不大懂,問要買什么樣的?

例如什么顏色,什么配置。

他說,無所謂。

我也沒敢多買,怕萬一被海關查到,又是麻煩事,這些落后國家的特點就是明搶,這些我都經歷過,包括去東南亞這些國家,海關工作人員就是明著要小費,給少了他就刁難你,給多了就直接放行,后來都成了潛規則,每人5美元。

還算順利。

給我印象最深的是飛機有點類似咱這邊的公共汽車。

人不滿,不飛。

司機是中國人,開著一輛海拉克斯皮卡,真是跟飛一般,別看非洲這些地方落后,但是普遍被殖民過,交通意識非常好,只要你打了轉向燈,前車必然減速讓超,狹路相逢呢?一般都是對方讓。

讓我太意外了。

我哥住的地方還算比較繁華的,是中國在這邊建的臨時場所,但是也比當地大部分建筑要強,仿佛回到了中國,里面什么都有,川菜、魯菜……

吃住都不錯。

唯一略差的就是信號,網絡斷斷續續,還動不動停電,好在咱這邊有自己的UPS,電沒啥問題,但是大功率電器是有限制的。

當地醫療條件很差。

差到什么程度呢?

粗略一點理解,就是自生自滅狀態,這也是非洲人壽命普遍比較短的緣故,實際上呢?在建國之前,我們的人均壽命跟今天非洲的差不多。

現代醫學拉長了人均壽命。

這個不需要反駁,是事實。

在那里,比較大的醫院,例如咱這邊理解的縣級醫院才有心電圖,醫生還不大會用……

我哥懂中醫,懂現代醫學,能做簡單的外科小手術,例如包扎、縫針、急救。

在當地貴族圈里就屬于名人了。

非洲人不吃魚,主要是不會吃,因為魚是需要烹飪的,中國廚師才行,你知道這些魚是怎么來的不?

廚師親自去釣的。

那里的魚也傻,鱸魚,半米長,釣起來一點都不費勁。

一波操作把老外看的一愣一愣的。

當地貧富差距大嗎?

窮人?

溫飽都是問題,天天吃地瓜,不知道是地瓜還是土豆,反正就一個破鍋,破鍋里煮的都是這些玩意,集市上到處是賣這個的,他們很原始,原始到什么程度?

沒有秤。

按堆來賣。

罷市后,找個塑料布一蓋,就回家了,也不怕偷。

抖音上很多視頻是講非洲人有多懶的,實際上,在現實生活中沒有那么懶,因為監工都是中國人,不要低估了中國人當監工的潛質,他們干活是很賣力的,一天能發20~30元人民幣。

這些家伙很窮,基本就是溫飽狀態,但是永遠熱愛生活,音樂一響,那屁股就扭起來了,喜歡機油,抹在臉上,衣服上。

若是師傅送他們點機油,他們仿佛過年了……

還有一點,無論男人還是女人,身材都特別好,比例好,勻稱,但是僅限于年輕的,年齡大一點的女性,就容易大屁股,那屁股大的簡直無法理解,孩子都能直接站上去。

皮膚?

如綢緞一般,絲滑柔順。

稍微有點級別的,例如監工,在那邊就有小媳婦,級別差一點的,是非洲妹子,級別高一點的是中國妹子。

等他們調回國呢?

這些小媳婦就會轉送給后來者。

那貴族呢?

貴族在當地就住HOUSE了,有司機,有保姆,過著完全現代的生活,包括穿著打扮,一看就是從大都市回來的,他們收入都很高,例如在中國項目的這些貴族,年薪30萬美金。

普遍受過高等教育,甚至畢業于哈佛。

不夸張。

我記得當時我寫了一篇文章,全世界的富人過著相似的生活,但是全世界的窮人過著不同的生活。

例如,你在中國窮,至少你不缺水不缺電吧?看病還有醫療保險吧?但是那里的窮人?基本上就是自生自滅,電是個什么玩意?

他們家家戶戶買那種汽車用的電瓶,去鎮上充電,然后連一根電線,有個小燈泡,比蠟燭強點,這就是他們眼中的電。

至于村村通電。

不可能。

富人呢?

他們家里有電,有網絡,當然若是想買個蘋果手機還是比較難的,我哥讓我帶的蘋果手機就是轉手賣給這些貴族的,加價多少?

加價百分百。

一部手機合人民幣要1萬多。

但是,他們依然買單。

硬通貨,有多少都能賣得了,但是咱也不敢多帶,據我哥講,這些貴族買手機,基本上都是從中國代購的。

就是因為親身見了、經歷了如此的立體世界,我才發出了另外一個感嘆,就是你在上海發展呢,還是在縣城發展呢?

區域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你的財富高度。

你的財富高度足夠,你在縣城也比在上海發展的要好,因為你眼界更高,最近我跟車友也聊起了這個話題,車友是北京的,他跟我講,北京的中小學教育競爭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,你要這么想,這是一群精英生出來的孩子,他們的天賦是變態的,他們的教育方式也是變態的,一個初中畢業生的英語詞匯量可能就秒殺我們這些大學生,倘若把我們的孩子放過去呢?

是受辱的。

不僅僅縮短不了差距。

反而,加大。

非洲那些貴族,已經完全現代化了,每年體檢,有性安全意識,若是找我哥做一些簡單的治療,都會先出具體檢報告的。

這是有原因的。

在非洲,只要是需要包扎類的,例如那些工人,我哥他們是拒絕接診的。

因為,帶血的,容易傳染。

在那里,我覺得就是世外桃源,天天吃的好,喝的好,玩的也好,從基地到機場有段沙漠公路,司機年齡比我小,很調皮,還特意穿進沙漠浪一圈。

我跟著我哥也去拜訪了幾位當地的貴族,每家裝修風格不同,但是都很現代,都有掛畫,而且很有禮貌,吃飯都跟電視上演的一樣,很有儀式感,一個菜一個菜的,還要點上蠟燭。

他們看我們,就是貴賓。

國強,則國民強。

十多年前,我在日照工作,老大哥認識個洋人,在我們眼里,所有的洋人都是貴族,洋人在我們那邊的院校教書,那么我們偶爾就要請他吃飯,很隆重。

現在回頭想想,其實是一回事。

在中國,沒錢的人越來越當地化,有錢人越來越上海。

我去阿拉善,感觸特別深。

我們誤入了一片沙漠,屬于細沙,跟土一樣,看著很平坦,走起來沒事,但是一停車馬上就陷,旁邊有塊瓜地,哈密瓜,有一對年輕的夫妻在那邊收瓜,切成條,曬干。

他有輛東風皮卡。

幫我把車拖出來了,那咱很感激,買點瓜吧。

40元,買了一麻袋。

這個男主人跟我同齡,很當地,穿著略有地域風情的衣服,普通話也不怎么會說,笑的很淳樸。

這種,可能一輩子都走不出沙漠了。

未來,就是當地風俗的傳承人了。

在阿拉善,我還遇到了一群姑娘,也是同齡人,應該比我略小幾歲,都是一群富二代,有在美國讀書的,有已經回國的,你看他們的言行舉止,完全就是上海模式,最大的落差就是為什么你們是阿拉善的?兔子不拉屎的地方?

都是礦二代。

打扮,絕對現代化。

意識,也是現代化。

我在縣城跟人聊天時,很少談旅行,因為談起來沒有回應,大家理解的無非去趟日照,去個威海,而我說的則是能把世界地圖拿出來,這么談。

但是,我跟自駕的這群車友呢?

那,你看大家的視野就是高度相似,大家談起世界仿佛真的是一個村,例如這圈自駕結束后,接著去新西蘭自駕,回來再去自駕東北。

所以,經濟基礎是可以打破地理對一個人的限制。

若是你強大如王思聰。

那你可以整天把玩地球儀了,全球都有你自己家的生意,就如同我們村東頭村西頭都有我們家的地是一回事。

進入拉薩后。

有兩家酒店可選。

一家是香格里拉,1300。

一家是岷山飯店,900。

投票決定。

大家一致選岷山,覺得性價比高。

飯店下面有個會議室,當天正好有一場會議,是一位女網紅?講女性覺醒的,我很早就注意到她了,因為她在忙前忙后的,我個人感覺她的打扮也有那么一點土,但是在眾多粉絲眼里,一點都不土。

紛紛找她合影。

來參加會議的,多是藏族女士。

有年輕的,有年齡大的。

有穿當地服飾的,有穿現代服飾的,有的長相很藏族,有的長相很上海,其中有個大波浪非常好看,有點外國人的感覺,若不是臉上有高原紅,覺得可能是大都市來的,我開玩笑地說,我若是拍個抖音,可能就火了。

她羞澀地笑了。

會議模式跟我們內地的差不多,激情昂揚的音樂,然后一群保鏢護送網紅登臺,這些場面我都很熟悉,我坐過臺下,坐過臺上,套路更熟悉。

催眠的前提是熱場。

場熱不起來,是白搭的。

所以,主持人是很重要的,一定要在高潮時,女神降臨。

我進去聽了一會。

旁觀了一下會場的這些女性,當時我就在想,我對拉薩還是有誤解的,我總以為拉薩的藏族同胞都只是那些磕頭的,沒想到也有如此多的現代女性,她們可能是本地的生意人、公務員、富二代。

也想覺醒,也想現代。

其實,普遍已經比較現代了,有點類似蝴蝶蛻變,就是介于傳統與上海之間了,就差一步了。

其中有個環節是老學員介紹課程心得。

可以理解為,托。

托還特意做了PPT,曬了N多自己的照片,有在青島海邊拍的泳裝照,有在內蒙古拍的沙漠風情,有在廣州塔下面拍的摩登照,戴個小墨鏡還很有味道……

很不像她本人。

像網紅照。

我都覺得這對比過于強烈。

現代美,是所有女人的共同追求,這就如同在迪拜遇到的那些蒙著黑紗的女性,你看她們外面好似都一樣。

但是,她們在黑紗之外的,那都是自己的舞臺,例如穿名牌內衣,戴名表,挎名包,噴最好的香水,坐最好的車。

是不是很意外?

那,在一些傳統的、保守的人眼里,這些準備覺醒的女性是不是大逆不道呢?

肯定是。

事實上,讀懂比我們覺醒早的人,是需要時間的,也是需要一定的厚度的,2012年我們進藏,遇到了兩輛路虎攬勝,他們拉著拖車,后面有四輛摩托車,遇到路好的段,就騎摩托車。

咱覺得,真有病。

好好的車不開,你騎摩托車?吃灰啊,當時過了昆侖山有處水特別深,其中一輛摩托車還摔在里面了,讓我們興奮了好久。

這么多年過去了。

我才剛剛理解他們,也想這么搞,但是覺得還差點火候。

我們理解不了攀登珠峰的人,理解不了打高爾夫的人,高爾夫有那么好玩嗎?穿的那么體面就掄那么一棍子,哪有羽毛球有意思,激情對抗。

也許,再過十年八年,我也去攀登珠峰了,我也改打高爾夫了。

這都需要時間,需要積累。

最初,大G喊我出來越野,我回了一句,我要忙著賺錢,哪有時間出去浪。

他說了一句,賺錢不都是副業嗎?順帶的事。

想了想,仿佛突然懂了。

就出發了。

這些年輕小伙,都比我年齡小,但是都是億萬富翁,準確的講,不止是億,而且都是白手起家的,差距真在努力程度嗎?

不是。

而是思維方式,思維高度,他比我還浪,車子買了沒幾年跑了30萬公里,就是喜歡越野,不說天天在路上也差不多。

我們喝了酒,普遍喜歡吹牛B。

談夢想。

后來彼此都得出了一個結論,就是有點實力的男人,普遍自信。

野心龐大。

但是不適合跟外人講。

因為會挨磚頭。

他有N輛車,說的實在一點,就是我們熟悉的網紅車,他都有,但是他自己都不發朋友圈,就是我說的那句,若是曬車,會拉低他們的檔次。

我寫的是不是太夸張?

應該說,這個世界上,很多同齡人已經飛到了超出我們理解范疇的高度,論電商品牌,他們不僅僅是臨沂的招牌,放眼全國,也是佼佼者。

我發了朋友圈后,他們很多的經銷商如膜拜真神一般問我:你跟我們老大在一起???能不能幫著偷拍張照片?

不知道他們發了朋友圈或抖音后,他們的粉絲會不會有類似的感慨:哇,你跟懂懂在一起???能否拍張懂懂的照片嚇唬嚇唬我們。

論賺錢,我是沒希望了。

所以,我只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去超越。

那天喝多了酒,我們都吹破了天,彼此談理想,我說我的理想不是賺多少錢開什么車,而是成為一位真正的作家,未必載入史冊,但是肯定是一個傳說級的,我堅信,有生之年,我會獲得諾貝爾獎的。

因為,我做的是指數級的增長。

每年進步一點點。

但是,隨著時間的裂變……

若不是靠這種能量、身份,我們是成不了朋友的,也成不了玩伴的,我充其量是年收入十萬二十萬的,跟人家完全不是一個量級,他們的親妹妹一年玩短視頻都可以獲利4000萬,別說他們了,咱算個毛?

所以,人要有自己的賽道。

劉翔跟姚明成為好朋友,不是劉翔籃球打的不錯,而是劉翔跨欄牛B。

我是發自內心地欣賞他們兄弟姐妹幾個。

不是說他們賺錢厲害。

而是人品好,有高度。

哪怕同是去布達拉宮,他們看到的跟別人看到的也不一樣,思考的點也不同,我們能交流的點也不同。

我為能與他們同行感到開心。

在拉薩,我們清算了一次費用,因為有車輛要回去,十天時間,全程五星標準,人均開支2400元,我就發了個朋友圈調侃了一句,以后不能跟這些有錢人出來玩了,太摳了,天天煎餅卷咸菜,再也不跟大G一起玩了。

眾人紛紛誤讀。

以為我們撕B了。

我只是調侃而已。

有天,我們在卓瑪家,談起了政策傾斜,意思是啥呢?你看,我們都是納稅大戶,而我們那邊的老百姓呢?根本沒啥補貼,頂多就是60歲以上老人才有,而你們呢?無論壯年還是孩子,都有。

高速公路還免費。

現在從林芝到拉薩,從拉薩到羊湖都有高速了,很方便,所以說進藏越來越簡單了,一馬平川。

怪不得ETC介紹上寫著,除海南和西藏。

我現在才明白,這兩地都是不收高速費的,海南不收是因為把費用加到燃油里了。

在拉薩的日子,大家天天出去逛街,看演出。

我則在酒店。

不喜歡出門。

酒店每天都有各類會議,其中有一場特別有意思,是微商大會,關于女人護理的,我看有男的進去聽,我也進去聽聽吧,接受一下科普。

在我聽來,純粹是瞎扯,例如宮頸糜爛,現在已經不叫病了。

我旁邊是位大叔。

大叔也做微商?

是的。

而且啥呢?

他去年收入30多萬,今年差一點,半年收入8萬多,按照他的說法,微商在西藏比較好做有兩個原因。

第一、就是西藏反應比較慢,模式落后兩三年。

第二、西藏醫療條件差,這類問題比較多。

有意思。

不過,我還是半信半疑。

從拉薩出發去羊湖,我上次去羊湖還是2013年,有沒有變化?

還是蠻多的。

第一、有高速了。

第二、山變禿了,在我的記憶里,去羊湖的路上全是綠色的。

第三、關卡松了。

雖然也查身份證、駕駛證,但是不是那么嚴格了,什么變嚴了呢?

限速。

全程限速30。

我們肯定跑的要比30快,不是我們跑的快,而是路上都快,你慢不下來,那時間不到怎么辦?中間有幾處拍照的地方,可以在這里磨時間。

我剛把車停下。

廣州雷克薩斯LX570車隊就圍上來了,如獲珍寶,問東問西,在他們眼里,能買LC76的人才是王者,太牛B了,他們紛紛拍照、錄像,還要求我打開引擎蓋他們看看,過過癮。

羊湖,比我前幾次見到的都丑。

灰色的。

與天氣有關,與季節有關,與雪山有關,我在想,對于在場的游客而言,可能一輩子就看這么一次羊湖,羊湖原本是多彩的,結果只留給了眾人一個不好的印象,給大家的感覺是不過如此。

所以,我發抖音時寫了一句,緣分決定顏色。

這就如同去珠峰,我去了兩次都沒有看到珠峰,因為營地海拔太高,即便看不到,也不能住太久,只能回撤。

這也是緣分問題。

從羊湖去珠峰,路越來越好跑,限速很變態,對付變態的辦法就是跑一段休息一段,大家都這樣,也有好處,就是總能遇到不同的車友,例如遇到路虎車友,他們就圍觀路虎衛士,遇到奔馳車友,他們圍觀奔馳G,每次我都是充當解說員。

遇到了一對小夫妻。

租車進藏。

川進新出,還是蠻有挑戰性的,我們就順道邀請他們一起午飯,男士比較自信,一開場就介紹自己的自駕史,有意思的是,大家沒有一個回應的,因為沒法回應,因為他說的、炫耀的,都是我們玩過去N年的。

但是,大家還是很認真的聽他講完。

他給我們講川藏線有多么難之類的,忘記告訴他,我們是走丙察察上來的,這兩個直接就不是一個量級的。

那就投票決定帶不帶他們。

結果,否決了。

每個人的否決理由不同。

我否決的理由就是兩口子吃完飯沒有參加AA,在旅途過程中,只要是與驢友一起吃飯,參與AA是對自己的基本尊重。

對方不要是另外一回事。

其他隊員否決的理由有的是嫌他的車子安全性不夠,還有的是嫌他的安全意識不夠,總而言之,都有看不順眼的地方。

事后,我在想。

其實,根源性的問題,大家誰都沒說。

那就是,那兩口子就是工薪階層,思想、行為、說話、做事,都存在很大的差別,是不可能玩到一起的。

例如他們提到為什么要租車。

就是走這些路,會傷車。

而我們的觀點是什么?

走這樣的路,若是租個車,那不是拿命在開玩笑嗎?你咋知道車況如何?只有開自己的車才有把握,何況傷點車咋了?買個車不就是玩的嗎?

我又想起了我給一個隊友的建議,讓他買個吉姆尼混奔馳G圈子。

仔細想了想,不可行。

倘若有奔馳G,然后開個吉姆尼去混圈子,那么一點問題都沒有,倘若沒有?那么是混不進去的,因為思維模式的差距是偽裝不了的。

兩種不同的物種。

我跟一個隊友分享過另外一個觀點,出來玩,不需要談你的收入,不需要談你的車子,你什么都不用說,你的真實水平都寫在一言一行上,這都是一群人精,閱人無數,識人。

所以,不需要去吹氣球。

反而,弄巧成拙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特別說明:文章非紀實文學,我不一定是我,你不一定是你,切勿對號入座!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掃一掃
關注該公眾號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